<dl id='4qby7'></dl>

        <code id='4qby7'><strong id='4qby7'></strong></code>
      1. <tr id='4qby7'><strong id='4qby7'></strong><small id='4qby7'></small><button id='4qby7'></button><li id='4qby7'><noscript id='4qby7'><big id='4qby7'></big><dt id='4qby7'></dt></noscript></li></tr><ol id='4qby7'><table id='4qby7'><blockquote id='4qby7'><tbody id='4qby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qby7'></u><kbd id='4qby7'><kbd id='4qby7'></kbd></kbd>

        <ins id='4qby7'></ins>
        <i id='4qby7'></i>
        <i id='4qby7'><div id='4qby7'><ins id='4qby7'></ins></div></i>
          1. <span id='4qby7'></span>

            <acronym id='4qby7'><em id='4qby7'></em><td id='4qby7'><div id='4qby7'></div></td></acronym><address id='4qby7'><big id='4qby7'><big id='4qby7'></big><legend id='4qby7'></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4qby7'></fieldset>

            《末代皇帝》跌宕起伏的一生,史上最後一位皇帝

            • 时间:
            • 浏览:53
            • 来源:2020手机版光棍影院免费1111_2020手机版光棍影院免费院_2020四虎手机新地址

            說到貝納爾多.貝托魯奇這個名字,或許會有許多朋友感到陌生。但說到他的作品——《末代皇帝》,相信你一定會有所瞭解。這部電影長達2小時35分鐘,也就是這段時間,講述瞭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皇帝的傳奇一生。

            溥儀這個人,很難簡單地用好壞來定論。他自小便是皇帝,自以為擁有一切。但是民國政府和日本人用洋槍大炮向他示威。在五千年歷史上,他是個罕見的“三起三落”皇帝,曾經三次稱帝:滿清的末代皇帝,張勛復辟時稱帝,“滿洲國”稱帝;又三次投降:向民國投降,向日本人投降,又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投降。

            總體來說,溥儀可看作是一個沒什麼能量,也沒有個準確想法的人,或者說就是一個庸人,有點無知。不錯,他也曾想做一番大事,例如投靠日本,以雪孫殿英盜挖祖墳之仇,但是他自身沒有能力,那些接近他的人,隻是想利用他。

            電影從中年溥儀被捕後開始。他以戰犯的身份被押送回中俄邊境的火車站。畫面內煙霧繚繞,戰犯和押送戰犯的士兵都是統一的鐵灰色,觀眾隻能在那面巨幅毛澤東的壁畫上找到一絲色彩。

            這些講究的細節,平鋪的節奏,為觀眾呈現瞭溥儀私人回憶的“現在時”畫面。在這一幕精心設計的開場裡,細節展現人物心理,環境刻畫敘事背景,顏色渲染主題情緒。在幾乎無聲的鋪陳裡,押送兵的錘門大喊打破瞭平靜。“開門!”這熟悉的吶喊,這似曾相識的聲音電流般激起瞭溥儀對於自身經歷的回憶。於是,一聲“開門”的吶喊將眼前的現實畫面拉回到故事的起點,溥儀的幼年登基。

            作為觀影者,看到這樣的鏡頭轉換是值得為之叫好的。我們在親身經歷裡也一定有過相同的感受:一個似曾相識的事物,聲音,場景都會讓我們在現實的一瞬間內跌入回憶的深淵。這樣的場景切換除瞭能讓相同的感受啟發觀眾的獨立思考外,電影“倒序”和“插敘”的敘述結構也生動地展現瞭溥儀那被“自我回憶”與“被迫回憶”占據的生命。

            基於中國人骨子裡“一日三省”的習慣,溥儀面對“我不明白”時,眼界和經驗的封閉讓他隻能訴諸於對過去的回憶而尋求對現實的解釋。在溥儀“從皇帝變成公民,從困獸變成凡人”的過程中,他是否能得到他期待的答案,我們也不敢輕易猜測。人們把關乎真實的“純回憶”變成腦海中的移動畫面的過程是十分渾沌的,猶如濕潤大氣遇到微塵顆粒最終凝結成雨水降落人間的過程。我們都知道雲朵和大氣的存在,但我們看到、摸到、感到的都隻是身邊的雨點。

            對於這一點,電影中溥儀第一次走出紫禁城的畫面讓我感受頗深。1924年國民革命軍占領北京,進入故宮,向溥儀一傢下達瞭驅逐出宮的最後通牒。在溥儀戴著墨鏡走出城門的那一刻,城樓上升起瞭一面軍旗。人們都在歡呼,城樓上的旗幟宣告著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封建皇帝被徹底推翻。溥儀安靜而貪婪地看著城門外的這一切,他看到城墻根上趴著的幾頭駱駝在無聊地嚼著幹草。那畫面就跟他三歲進入城門時看到的一樣:那幾頭瘦黃的駱駝似乎還是記憶裡的模樣,隻是這兩幅畫面間已相隔瞭幾十年,政治變革也發生瞭好幾遍。溥儀在這一刻,被回憶的雨點打濕。

            溥儀的一生都活在回憶的畫面與現實所見的交織裡。尤其是經過十年的牢獄生活,在共產主義的勞動改造下,溥儀一直在用回憶的方式對自己的前半生進行批判與否定。在意識形態的幾次大扭轉之後,溥儀在回憶過去時還能否得到真實的畫面呢?保羅·利科認為回憶的畫面是人類最為形而上的存在狀態,是一種個人意識對外在世界的主觀感受。關於溥儀私人回憶的畫面,到底有多少是真的“記憶”,有多少是主觀的“想象”,我們不得而知。但關於這些畫面的再現和收集,無疑是讓更多人快速瞭解那段歷史的最好方式。

            回到電影上來。我覺得,這部電影最成功的地方,在於導演以全新的視角,在兩個多小時中講述瞭溥儀的一生。在電影中,溥儀不再是我們一直理解的那個罪人,而是一個無知、本性中還有一絲善良的庸人。歷史狂潮將他卷來卷去,他無能為力。

            溥儀的後半生,不可避免的提及那個年代。油頭粉面、大腹便便的管教幹部,瘋狂的忠字舞,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這些東西在我們的電影中是絕對不可能存在的,因此看到此處,心中仍不免惴惴。

            他痛哭流涕追乳母,失魂落魄追婉容,但始終追不回那昔日輝煌的時代。他反抗太監偷竊文物,反抗日本傀儡操控,但終究反抗不瞭自己跌宕唏噓的命運。須臾一世,隻有那皇座下藏著的蟋蟀,還認得他是帝王。